分析中国房地产市场,如果房地产价格被控制住,而流动性也同步下降,那么房地产将挤出消费,还贷压力会变得更沉重,消费者压力会越来越大。

  张明表示,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最高点是去年,因为棚改规模在去年达到了历史顶峰,而且去年地方政府高杠杆行为达到最高点。

  准一线和二线城市,例如南京和成都,把一手房价格压到二手房的80%,但真实房源价格快速上涨,这些城市未来十年都还有机会,但目前正在快速变现。

  一线城市刚需被遏制,已经没有库存。张明认为存在三种可能,第一种情形,因为地方政府债务压力进一步扩大,不得不放开刚需市场,但由于没有库存,再次暴涨。第二种,政府会在未来出一个大政策,有可能是房产税,也有可能是其他抑制房价上涨,张平认为,房产税的到来可能比预想的还要早。第三种就就是拖,拖是存在的,因为房价的下跌,会对银行资产负债表,宏观财富,居民造成很大的问题,但张平也指出,这必然会造成供需的矛盾,不是一个长期的手段。

  此外,他还谈到了今年拉低经济增长的两个因素,一是基建投 资的显著下滑,上半年货物贸易顺差明显缩水。如果不做出调控以及相应的应对,GDP会降低到6.5%以下。